到香港的快遞集運倉 > 娛樂新聞 > 正文

​多家年度音樂榜單為何不見全民傳唱的“流行金曲”

日前,各大音樂平台的榜單陸續發佈,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豆瓣2020年度音樂榜單上,萬能青年旅店的《冀西南林路行》排在高分榜第一,譚維維的《3811》排在高分榜第二。然而,這兩支專輯分別發行於12月下旬和中旬,在還沒有足夠時間打開專輯知名度的情況下就已經居於榜單高位。而“沒聽過”的“好歌”上榜現象,幾乎遍佈年終各大音樂榜單。

有學者認為,各大音樂榜單的“陌生化”,折射出中國音樂市場的高速增長和產業體系的日益成熟。據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發佈的《全球音樂報告:2019年數據與分析》顯示,2019年中國音樂市場達到5.909億美元,排在全球第七位;音樂作品不斷湧現,僅僅2019年上線的新歌就達670萬首。那麼,為何以前那種讓人念念不忘、全民皆知的流行金曲出現得越來越少?一方面,是音樂審美的多元化導致了難以出現符合大部分人口味的“流行金曲”;另一方面,流量藝人的作品頻頻上榜,其圈層化的市場定位和藝術品質尚不足以在粉絲之外的羣體形成傳播。

歌迷口味分化,音樂審美更多元、小眾

《冀西南林路行》是搖滾樂團萬能青年旅店的第二張專輯,這距離他們發行第一張專輯的時間已經過去了10年之久。新專輯在上線前兩天不到的時間公佈了一張海報,幾乎是“零宣發”的情況下,《冀西南林路行》發售僅一週,銷量就已經突破41萬張,同時也以9.1分的高分位居豆瓣年度音樂榜首位。

榜單上還有內地女歌手譚維維、歐美流行音樂歌手、內地流量明星的個人專輯等。儘管榜單覆蓋面很廣,但是每支專輯的聽眾人羣陣營鮮明,能覆蓋大多人羣的“流行金曲”不復出現。

專業人士指出,榜單“分眾化”現象與音樂發行渠道的變化密切相關。近年來隨着流媒體音樂市場的興起,對歌曲的選擇權和評價權“去中心化”,“垂直下降”到了不同圈層的聽眾中,不同年齡層次和文化背景的聽眾人羣構成了更加多元的音樂評價體系。據《全球音樂報告:2019年數據與分析》顯示,流媒體音樂收入如今已佔全球音樂市場收入50%以上,而中國的流媒體音樂收入更是佔中國音樂唱片總收入的90%以上,佔比為全球最高。流媒體平台讓樂迷可以根據各自的喜好“定製”或“專注”於自己的音樂偏好,市場垂直細分程度加劇後,各類歌曲的風格類型越來越多元、分散,這也意味着滿足大部分人共同口味的歌曲更難出現。

新年伊始,音樂愛好者們紛紛在網上曬出自己QQ音樂或網易雲音樂等平台的“2020年度聽歌報告”,一人一單的個性化榜單上,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年度歌手、年度音樂;而類似豆瓣2020年度音樂這樣大而全的榜單,其實已經很難準確反映很多人的聽歌傾向。值得關注的是,據《2020年Q 2華語數字音樂行業季度報告》顯示,1995-2000年出生的用户人羣更喜歡聽各類偶像團體以及流量藝人的歌曲,他們更傾向於在流媒體音樂平台上消費以及評分,從而具備了相當程度的音樂審美“話語權”。

流量何時才能與藝術價值畫上等號?

近日,某商業公司舉辦的“亞洲音樂盛典”把“最具突破獎”頒發給一位頗具流量的相聲演員,之後另一家公司舉辦的“亞洲流行音樂大獎”也為一支偶像團體頒發了大獎,這讓很多樂迷對這類獎項的權威性提出質疑。

很長一段時間來,打開各大流媒體音樂平台的排行榜,總能看到各路流量藝人或者非專業歌手的作品高居其上,而這些歌曲的品質大部分又難以令人稱道。另一方面,不少有着好作品的歌手卻人氣不高,在綜藝《乘風破浪的姐姐》中,歌手黃齡被問到對外界認為她“歌紅人不紅”有什麼看法,黃齡只能無奈地表示:“總比人紅歌不紅好。”

對於專業音樂榜單而言,流量藝人作品“雄踞榜單,無人知曉”的反差現象,並非個案。音樂人鄧加宇就曾經表示,目前中國其實“優秀歌手、音樂人比任何時候都多”,只是有許多進入音樂領域的粉絲“喜歡的是某一個人,而不是某一首歌”。“歌紅”敵不過“人紅”,藝術價值與商業價值的錯位,也難免各類音樂榜單給樂迷以“失真”的錯覺。記者 衞中

[責任編輯:李元]

版權聲明

一、凡註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繫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